中醫藥茶

陳毅的“峨眉茶緣”

本文所屬類別:[名人茶趣]來源:古方中醫網 發布時間:1998-04-14 【字體:
  很早就傳到西方的絲綢、瓷器和字畫,無非是供人欣賞的小玩意兒,成不了什么大氣候。惟有中國茶,活到了現代,那若有若無的香氣和沁人心脾的苦澀,滋養著不同膚色的干涸人生。
  茶的魅力在于清淡、淺香,在于接近人生況味的苦澀、雋永。林語堂說:“妓女有資格喝茶的,她們便是中國詩人學者所寵愛的人了。”足見,茶的個性魅力,它是醒目的旗幟招認情投意合的朋友、趣味相近的遠親,茶杯一端,皆是同道中人。可惜,晚清時代,鄙陋的西方人還傲慢地撇嘴呢,他們認定:“看中國人的‘吃茶’,就可以看到這個國度無救。”
  當然,中國茶也有知音。英國作家狄更斯就是一個,他斷言:“茶,將永遠成為知識分子所愛好的飲料。”湖畔詩人柯勒律治也曾慨嘆:“為了喝到茶而感謝上帝!沒有茶的世界真是難以想象——那可怎么活呀。我幸而生在有了茶之后的世界。”以英國為精神故鄉的美國小說家亨利·杰姆士也說:“人生最舒暢。莫如飲下午茶的時刻。”18世紀的柴斯特頓勛爵干脆在《訓子家書》里寫道:“盡管茶來自東方,它畢竟是紳士氣味的;而可可則是個痞子、懦夫,一頭粗野的猛獸。”
  咖啡館里住著西方生活的情調,中國茶館里卻住著全世界文人的精神。時隔不久,西方人向中國茶翻白眼的年代就過去了。那些愛茶的人,千里迢迢地跑來,多半是尋夢的。細雨江南、白霧峰頂,這個山水婀娜、神鬼莫測的國度就是一座天然的大茶園:西湖龍井(綠茶)、云南滇紅(紅茶)、安溪鐵觀音(烏龍茶)、君山銀針(黃茶)、貢品白毫(白茶)和西雙版納普洱(黑茶)……無論鐘鳴鼎食的豪門,還是蓬門蓽戶的百姓,都養得起一只青瓷茶盞。新茶初成,豐腴的葉片在滾水里旋轉、沉浮,渾圓飽滿的茶湯,或如翡翠,或似琥珀,日月的精華與山川的滋味一起浸潤著舌尖和味蕾。
  《紅樓夢》里有副對聯很雅致:“寶鼎茶閑煙尚綠,幽窗棋罷指猶涼。”詩書畫,粥酒茶,這就是中國人傳統的生活內容。裊裊的香氣彌漫了幾千年,從歷史中來,又從市井茶園、文人書齋飄送到遙遠的歐美,一聞到這種代表東方文明的香味,喝慣了可可與咖啡的人們便迅速醉倒了。據蕭乾的《茶在英國》介紹:“茶葉似乎是17世紀初由葡萄牙人最早引到歐洲的……英國的茶葉起初是東印度公司從廈門引進的,17世紀40年代,英人在印度殖民地開始試種茶葉,那時,可能就養成了在茶中加糖的習慣。”據說,即使在“二戰”那樣物資困乏的時期,法國人定量配給咖啡,英國人則要的是茶,還有一點點糖。茶成了歐洲人的“主心骨”,他們只能跟著茶香如醉如癡地行走,這不是本土的歷史與遺傳;而是異域文化的征服和同化。中國的極品茗茶很快脫穎而出,杯中的市井氣息,慢慢泡成了貴族格調。
  2006年,摩納哥世界頂級奢侈品展覽(Top MarquesMonaco)開幕,各國紛紛擺出最名貴的產品集體“練攤兒”。以往,這等好事早被法國、英國、美國、瑞士和意大利等“國際大腕”瓜分了,即便中國人到場,也只能眼巴巴地咽唾沫。這次,來者不善,勢在必得。一小包兒綠茶,名曰“竹葉青·論道”在全場大出風頭,就像90年前,“茅臺酒”操著生澀的貴州話震驚了巴拿馬一樣,如今,“竹葉青”又打著中國的旗號,獨自闖進了跑車、游艇、飛機、手表……爭奇斗艷的競技場上。清茶一盞,琴音如縷,包括摩納哥親王在內的各國名流第一次見識了“中國式的奢侈”。指山川靈秀、日月精華來賣,偕東方神韻、儒道智慧共棲,西方人只能在心里畫“十字”——驚愕,嘆服……
  提起“竹葉青”,便會自然而然地聯想到同名同姓的中國藥酒;茶中的“竹葉青”,可不是偷來的榮耀,論出身與資質,它是一等一的品貌,根本用不著向誰借光。說到門第,還有一段故事。
  1964年初春,國務院副總理陳毅途經四川,取道峨眉山,在山腰的萬年寺里小坐。住持方丈泡來一杯新出鍋的綠茶款待,陳毅捧在手上,甜潤馨香的氣息立刻撲面襲來。陳毅深知碰上了好茶,連忙輕呷了兩小口兒,果然與眾不同,清新甘醇、齒頰留香,頓覺心曠神怡,滿口生津。老總亮起眼睛追問:“這茶,出自何處呀?”老和尚答道:“就在寺院左近,不過是峨眉山里的土產,明前采摘,月下烘焙,一點山野風味。”陳毅又問:“此茶啥個名字呢?”方丈說:“土生土長,還沒有名字呢!請您賜一個吧。”陳毅仰天大笑,謙辭道:“我是俗人、俗口、俗語,登不得大雅之堂。”客氣了許久,方丈也不答應,經過敦請再三,陳毅便興致勃勃地說:“我看這茶葉形似竹葉,清秀悅目,就叫‘竹葉青’吧!”就這樣,香茗、美酒各得其所,彼此都有了一個充滿詩意的名號。
  “竹葉青”,鐘靈毓秀,只揀山勢雄偉、風景秀美的地方生根發芽。峨眉山腰,月朗風涼,白龍洞、黑水寺一帶正合“竹葉青”落腳。這里云霧繚繞,茂林修竹,頗有君子之風。茶,心性極高,不肯與雜七雜八的植物“醬在一起”。它天生就喜歡冰清玉潔、仙風道骨的所在。
  “論道”,一個哲學味兒十足的名號,她是千錘百煉的“竹葉青”——極品嘛,當然是秀外慧中:扁條的身條兒,兩頭尖細,形似竹葉。一入茶盞,立刻香氣縹緲,湯色清明。挪開紫砂壺,也躲避青花瓷,單單用一只光滑的玻璃杯沖泡。那種勻稱的形體、嬌嫩的顏色、縈繞的香氣……只能說,手上是一杯可以品嘗、滋潤肺腑的藝術品。
  還是要看選料,“論道”能從強手如云的名品堆里脫穎而出,必然有著獨到之處。據說,區區500克“論道”,是從500萬顆明前獨芽中精心篩選出來的,品相條件極為苛刻:必須細嫩、完整,葉形卷曲達到一致的弧度。那些用于“海選”的獨芽“母本”,產自峨眉山茶園的特殊區域,園內土壤,活活地培育了十年——整整一代人的心血啊。“論道”的鮮葉十分細嫩,制作工藝也很精細。比如:采摘,一般在清明前三五天,形體絕不潦草,一芽一葉或一芽二葉;隨后再優中選優,鎖定鮮葉嫩勻的茶葉。下幾道工序是:攤放晾曬、高溫殺青、三炒三晾……爐火漸旺,炒茶靠得是手的觸覺,抖、撒、抓、壓、帶……每一種手法都不能省略,葉片的表情是騙不了人的。干燥了,茶葉扁平順滑、翠綠顯毫,形似竹葉,一槍一旗,湊近鼻翼,還能嗅到淺淡的栗香。
  魯迅先生是紹興人,自然愛茶,他說:“有好茶喝,會喝好茶,是一種‘清福’。不過,要享這‘清福’,首先須有工夫;其次,是練習出來的特別的感覺。”以好苦茶而聞名的周作人則說:“喝茶以綠茶為正宗……我的所謂喝茶,卻是在喝清茶,在鑒賞其色與香與味,意未必在止渴,自然更不在果腹了。”行而上的精神滿足,徹底超越了世俗的口腹之欲。或許,妙玉所謂“一口、兩口、三口”的笑談才是茗茶不老的生命與文化妙諦。中國極品綠茶的精神內涵也囊括了這層意思。“竹葉青”扎根于中國古老的哲學理念,它融合了儒家的“熱情入世”和黃老的“出世無為”,這兩種智慧又派生出“茶禪”文化的無限魅力。一盞茶,“云在青山月在天”,可以稀釋痛苦,也可躋身富貴。中國式的奢侈并不在乎一兩“論道”價值幾千美元,強調的是解釋人生與參悟生活的境界。
  中國茶,終于從茅檐草舍的坊間跨入了金碧輝煌的西方殿堂,那里聳立著巍峨的“羅馬柱”和“青銅雕塑”。哈!誰曾料到,一只“口口相傳”的茶盞居然也能如此雍容華貴,飄散著千年不絕的誘人清香。

【求醫問藥】


彩专家时时彩人工计划网页版 竹山县| 怀来县| 中宁县| 周宁县| 峨山| 靖宇县| 棋牌| 平泉县| 绩溪县| 延庆县| 邯郸县| 土默特右旗| 衡水市| 佛山市| 阿巴嘎旗| 五华县| 遂川县| 莆田市| 乐清市| 渝中区| 甘肃省| 依安县| 汉中市| 福安市| 扬州市| 阿拉尔市| 乐至县| 昌黎县| 杭锦旗| 南京市| 昌宁县| 兰考县| 从江县| 常熟市| 固镇县| 唐河县| 财经| 绥德县|